話說東港
更新日期:2021/11/24
東港發展史
 

烏魚引路

東港,一個典型的漁村鄉鎮,自明清時期就常有大陸漁民南下至此捕魚,尤其是烏魚盛產期,在荷蘭的台灣商務報告中,即載福建漁民南下捕撈烏魚之情形,每年達一、二百艘漁船, 前來安平港熱蘭遮城官署登記納稅,才再駛往打狗、蟯港、下淡水、東港等海域圍捕烏魚。

又連橫先生在其所著「台灣通史」中,亦載:「烏魚即本草之鯔,有江鯔、河鯔二種。……,. 故老多言烏魚產於黃河,避寒而來,則河鯔矣。每年冬至前十日,則至安平,味美卵肥,謂之「正頭魚」,……,各港俱有,唯安平、東港最多。……」

由上可見,早期大陸福建漁民常追捕烏魚,而發現東港有個良好漁場,如能遷居於此, 對於捕撈烏魚便能就近,平常也可捕釣其他魚類,也因此更加深漁民對東港的印象,亦造就 日後大陸先民,遷住於東港之誘因。

東港發展史 The TUNG GANG Development History

明清時期

「今之東港,昔為平埔族鳳山八社之一-「茄藤社」,居住、畜牧、養殖之活動範圍;荷蘭佔台時期,漢人居於此地不多,頂多是南下捕撈烏魚而暫住,等漁季一過即回大陸內地;直至明鄭時期,鄭經令軍領民到各地屯墾,而李明烈將軍率民拓崁頂、南州、東港一帶,自始漢人漸居於此。

清廷光復台灣,曾限制大陸居民至台,但仍有偷渡之民,下淡溪之南地區,時水土多瘴氣人皆不適,百姓官吏病卒甚多,軍吏不敢南下任職,防汛因而鬆散,東港等地區成為偷渡、 走私最佳地點。乾隆五十三年,福康安特呈摺奏請朝廷,加強港口設防稽查,以防走私偷渡。

時大陸福建、廣東之先民陸續前來定居拓墾,如泉州、南安、晉江、同安、漳浦、汀州….等等地區,後再加上「舊東港」居民因受洪水浸襲,隨信仰中心東隆宮遷建,而移居於此,因此東港人口逐日與增,對外貿易需求也因而日益繁盛,但卻也造成平埔族茄藤社民往山區內地移居。

東港隨著居民遽增,又拜港口寬闊優良之賜,頓成南台灣貿易轉運站,經濟亦隨之繁榮,卻引盜匪侵襲掠奪,如乾隆五十一年,林爽文餘黨莊大田賊軍占東港,嘉慶十年蔡牽率賊南襲東港;又道光十二年南路賊許成、林海率眾,擾掠東港;咸豐三年林恭賊眾據東港,本鎮百姓、商行皆被大肆掠劫,凡一切經濟家園皆須重建,直至同治年間「東港街」才發展成市, 居民生活隨之安定。

 

清朝

¨          昔日停靠在東港碼頭之大陸南澳船(戎克船)。(勝山吉,《台灣紹介最新寫真集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東港養殖產業在乾隆時期,已相當發達了,日本官方於民國十年(西元1921年)成立東港殖產株式會社。後因應環境的改變,陸地和灣內養殖已逐漸減少中。(東港郡役所,《東港郡要覽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南平里將清乾隆二十六年之石碑加以奉祀,稱「文武碑」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清代時期和日治初,百姓若要到東港,皆須乘渡船,而東港街往下頭角、崙仔頂只有一座木橋,跨越後寮溪,名東港橋,光緒十九年吳鄰修,而今木橋已成紅色鋼骨拱型豐漁橋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光緒二十一年十月,日軍登陸枋寮後,經由南平里涉水過大鵬灣進入東港。(鄭天凯,《攻台圖錄-台灣史上最大的一場戰爭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日治之郵便局於清光緒二十三年(西元1897年)創立,其位今中山路頂中街口,今轉換成店家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)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延平老街在清、日時期行號林立,許多大郊行分佈頂頭角一帶和頂中街、下中街部份,例如和順號在當時行郊中亦是響叮噹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》)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 

日治時期

清光緒二十一年,日本據管台灣,見東港的天然地理環境良好,又與大陸內地貿易頻繁,特將東港行政等級提升,明治三十年(西元1897年)並將東港列入「特別輸出入港」之一, 近二十年的繁華,東港商賈雲集、盛極一時;但在西元1917年,特別輸出入港被撤廢,又高雄建港工程完成,鐵路至屏東、潮州路段完工通車,貨運方面東港已不再佔一席之地,加上港口年年淤塞,因而失去商港功能。

時境內各商行逐漸轉移地點,初日本官方有意於此設大型醫院,奈地方士紳反對而作罷, 但卻失去發展地方之一次機會,民眾的經濟因受到這些因素的影響,多少受到衝擊,幸西元1904年,日本政府已著手開發東港漁業,並積極發展漁業相關機關,如東港漁業組合、東港水產補習學校,並引進漁釣技術,東港也因此從商港轉換成漁港,為本地帶一線生機。好景不常,東港因日軍設置海軍水上機場,在二次世界大戰受美軍轟炸,鎮內繁華地區,頓成廢墟。

 

圖說/日治時期

¨          日治時期之東港街道(今延平路和中山路一帶),照片中房屋大都為二層樓房,由此可想像當年東港之繁榮。(高雄州役所,高雄州要覽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日治時期,來往東港之人貨大都乘坐竹筏,圖內可見數位日本警察乘竹筏正離開東港。(應大偉,《一百年前的台灣寫真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此為日治時期東港郡役所,是東港地區最高行政機關。光復後,郡役所目前改為東濱派出所和戶政事務所辦公所在地,其旁日治警報鐵塔依舊存在。(東港郡役所,《東港郡要覽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位於中正路旁的日治東港街役場,如今已變成雜貨商行和餅舖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日治時期的台南地方法院東港出張所,位於今博愛街,昔日受理地方各式犯罪案件的東港出張所,今只剩空地獨房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東港公學校為日本政府於西元1898年,起先借東隆宮授課,後遷於今中興市場,再於民國五年遷入現今地址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》)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東港尋常高等小學校,是日本官方設于其子弟就讀之學校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台灣商工銀行東港支店的位置,即今中山路國家照相館旁,是當時唯一銀行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》)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民國三年,日方成立東港信用組合,光復後改名為東港信用合作社,而今東港信用合作社已遷至中正路被併入台灣銀行,成為東港分行,舊的組合現已被羅燦醫師購買作為診所與住家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鎮海公園在民國十八年,被郡役所設定為海水浴場,如今相同的地方卻常有意外發生,因而被禁止下水游泳,但假日時亦有許多遊客到此欣賞夕陽海景。(東港郡役所,東港郡要覽》)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民國十九年東港製冰廠正式運轉,由日人預誼先生所開設,每日可生產十噸冰塊,如今物移星換,廠房依仍存在,卻人事已非。(相片鄭義隆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民國二十年,東港街道已定型,時民房大都是平房,進德大橋正進行搭建;現今民房高起,而進德大橋現也重建,日後將呈現西班牙風格的新橋樑。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東港對外交通直到民國二十四年,東港大橋完工通車得以完全改善,亦為東港帶來生機,直至今日,東港大橋亦是高雄以北地區至屏東南部遊玩必經的重要橋樑。(東港郡役所,東港郡要覽》)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海濱國小所在地,在日治時期是日本神社,於民國二十四年建造完成,台灣光復後,民國五十一年設立定名海濱國民學校(東港郡役所,《東港郡要覽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大鵬灣在日本官方規劃中,原本要作為水上遊樂區--水境公園,後於民國二十七年改設海軍水上機場,如今政府已將大鵬灣規劃成為國家風景區,現正就緒中。(東港郡役所,《東港郡要覽》)

¨          日軍在東港大鵬灣設置軍事基地,惟恐美軍將船艦駛進大鵬灣內,於是在出海口處兩側安插 鋼板,防止美軍船艦進入,今鋼板漸漸露出水面,且已腐蝕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民國二十九年日方設立東港街米穀配給組合,調節米糧的供需,昔日放置米糧倉庫,有一部份已改建農會超市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日本官方於民國二十九年將鐵路延伸到東港,加上公路運輸,使東港對外的聯繫更為快速,時車站位於今中正路,之後因運量增加才遷至今中山路,而舊站現今已是商家店面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》)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 

光復後至今

台灣光復後,東港在政府建設下和居民勤勞打拼,共同合作,慢慢的恢復元氣,東港漁 業近一甲子的蓬勃發展,使東港成為本省重點港口之一,尤其鮪魚更為地方帶來財富,雖然

近年海洋資源有些廣泛,卻也能造就鎮內商機,因此本地有句話形容上述情形最恰當不過的 「海路那好,山頂著對咧好」。

 

圖說/民國後至現今

¨          位於崙仔頂塭的三姓祠,相傳大聖公從嘉義布袋前來教導漁民養殖,後病逝,漁民感念其恩澤建祠奉祀。(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現今延平路和中山路已樓三、四層,延平路尚保留幾棟巴洛克日治時期之建築,供憑回憶; 中山路而今商店林立是東港最有價值之路段。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當年的東港碼頭處,現今已整治成休閒河堤,可供民眾散步和垂釣。(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當年涉水處,如今兩側已築河堤,並造嘉南橋便利二地民眾來往。(鄭義隆拍攝)

¨          看電影應為東港鎮民當年最大的享受,東港戲院和大舞台戲院,至今受電視媒體的衝擊, 東港戲院只剩農曆春節才有放映,而大舞台已成高樓住宅。

¨          東港因漁業的興盛,也因而造就陸上新興行業的發展,速食店、小型百貨公司陸續開張,也 使東港由漁村轉變成小型城市。(相片鄭義隆拍攝)

 

 

戎克船

昔日穿梭在台灣和大陸內地間的貨運船舶,各地稱謂有所不同,北部稱艚頭船,中部稱 斗頭船,南部稱曾仔船,打狗、東港地區稱南澳船,東港又特稱為倚厝船;其外形前窄稍低, 後寬稍亮,要平些方能穩重,可分單桅、雙桅、參施,而三桅之體為最大,專供海洋貨船,運量可達三、四千石。

 


    東港地理環境
     

    東港之由來

    東港為清代全台三大天然港之一,因位於下淡水溪(高屏溪)之東而得名,文人雅士稱之「東津」;早期的東港地名是指今新園鄉鹽埔村以東一帶,後因受高屏溪與東港溪的山洪及海浪屢次冲襲,造成台地流失、莊園被毀,居民被迫往東遷至今之地域,重新拓墾安家。

    東港於乾隆時期即有市街形成,至同治年間街道莊里大致發展已完全定型,各莊里皆隸屬港東里;日據明治三十年,日本政府設置東港辦務署,自始東港二字進而代表本地之地稱, 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亦沿用之。

     

    東港地理位置與行政區域

    東港位於東經1202651秒,北緯22284秒,屏東縣境西南區,全鎮面積294635平方公里,西北隔東港溪接新園鄉,東北臨崁頂鄉、東連南 州鄉、東南林邊鄉,隔台灣海峽西南望連小琉球。

    今之東港行政區域,至清光緒二十年已規劃十五個莊里,東港街、太監府、後堰莊、線尾莊、濫港莊、船仔頭、關帝港、海坪莊、本司衙、三叉河、下廊莊、大潭新莊、南平莊、土刈厝、龜夷莊等;日據明治三十年設東港辦務署,三十四年改為支廳,四十三年增設東港區,管轄東港街、內關帝、大潭新莊、新街莊、南平莊,大正九年九月改制為部,屬高雄州, 下廓莊、三西和併入郡轄。

    台灣光復後,改為東港區署隸屬高雄州恆春縣,民國三十五年改制高雄縣東港鎮,三十九年改屬屏東縣,今東港共劃分二十三里,頂新、頂中、新勝、東和、興台、中興、朝安、八德、東隆,豐漁、盛漁、興漁、鎮海、嘉蓮、南平、船頭、興東、興和、與農、下廓、大潭、共和、大鹏等里。

     

    東港古地圖

    此圖於西元一六三六年,由荷蘭人約翰‧芬伯翰(Johannes Vingboonsc)所繪製,圖中清楚的繪出東港溪和大鵬灣之所在位置,東港溪和後寮溪雙溪口,及大鵬灣長條形嘴袋地形,與今之地形差不多。

    此圖乃清乾隆二十九年,王瑛曾所著的「重修鳳山縣志」中的鳳山地輿圖,此圖雖較不精確,但仍標出東港之所在,日本人伊能嘉矩其曾對東港作了考據,「以前東港的主要市街,則是位於西岸的鹽埔仔庄的一部份,人口有六七百戶。……,康熙年間閩之漳章所移位,……尤其是同治初年的洪水過半市街遭流失,於是街民舉地遷往溪東現在的位置。」, 而今之東港仍標示茄藤社,因此東港此地名,是指今新園鄉鹽埔仔以東之地。

    此圖乃清光緒五年,夏獻綸所製的台灣輿圖鳳山縣分,此圖標示出東港街、崙仔頂、 大潭新庄、本司衙之地標,時東港拓墾大致已定。

    此圖於1904年,由日本據台的台灣土地調查局實際測量繪製,採二萬分之一比例尺,從圖中清楚的看出東港的各莊頭所在,河流、稻田、魚塭、莊里界線等等,均十分詳細繪載。

     

    昔時東港街

    昔日的東港街(今延平路),因應船運貿易環境所需,整條街道形成不同行業分區分段而 居,例如東港頂街因臨靠碼頭,居民大都是搬運工人居多,農民則居於新厝仔一帶,東港中街則是大郊商、米行、布商、陶瓷商,甚至酒家茶室,東港下中街亦有貿易行商,中藥行、米行、西醫診所,朝隆宮前的朝陽街則有布商、南北雜貨、小吃、市場,下街大都以漁民為 主。

    昔時曾活躍東港的商行,有和美行、義元號、和記號、振順號、仁記棧、來記棧、瑞安號、復利號、源裕號、萬吉號、德隆號、寶春號、泉順號、泉春號、吉春號、長順號、順源行、永隆發、良盛號、聚成號、長泉號、漳泉號、永合益,…等等。

    自清同治年間,日據時期,至民國五十年代,東港地區最熱鬧的地方就是延平路,和五字號(中山路、延平路、朝陽街、通明街、中興街),尤其是媽祖廟前之朝陽街,雖然曾受二 次大戰美軍飛機的轟炸,但光復後能迅速恢復以前風光,白天買賣吆喝聲不斷,晚上則小吃林立,江湖賣藝者盡力演出,直至菜市場遷到現址,東港整個商業活動亦遷往中正路和中山路一帶,而朝陽街商圈的熱鬧景象,不再似當年繁華熱絡了。

     

    圖說: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日據時期之東港街道(今延平路和中山路一帶),照片中房屋大都為二層樓房,由此可想像當年東港之繁榮。(高雄州役所,《高雄州要覽》)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光復後,郡役所目前改為東濱派出所和戶政事務所辦公所在地,其旁日據警報鐵塔依舊存在。 (東港郡役所,《東港郡要覽》)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民國三年,日方成立東港信用組合,其位置在延平路,光復後改名為東港信用合作社,因業務的擴展才遷至中正路,而今東港信用合作社已被併入台灣銀行,成為東港分行,舊的組合已被羅燦醫師在三十多年前購買,作為診所與住家,其日式的風格建築,常有大學建築系學生前來研究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》)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延平老街在清、日時期行號林立,許多大郊行分佈頂頭角一帶和頂中街、下中街部份,例如和順號在當時行郊中,亦是響叮當,因此為其家寶拍照留念,今外觀雖有改變,但隱約可見當時的氣派。(小山權太郎,《五郡大觀》)

     

    現今延平街

    延平路,於清代、日據時期皆稱東港街,是東港開墾史中第一個形成的重要商業街道,勘稱東港第一街。街頭為頂頭角東隆壇起,至街尾東隆宮止,由於隔臨東港溪,又位於碼頭貨運必經之路,應來往客貨所需,街道兩旁商行、棧店林立,由清至今在此街道的行業有,診所、藥行、米行、布商、南北雜貨商、瓷器行、茶行、客棧食堂、金融機關、郡役所,…等等,由於可知延平路當年之繁華景像。

     

    圖說: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和春診所的前身為東港信用組合,現由羅燦先生購下開設診所。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金長回中藥舖已創立百餘年,是東港二次大戰中幸存的少數屋舍之一。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東港街在昔時有醫師街之稱,圖中的生源醫院即是當時繁榮景像所留存之見證。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新光復眼科是日據時期東港郡第一家眼科診所,這棟建築物是東港僅存的三層樓式日據時期建築。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東港郡役所建於1920年,現為東濱分駐所和東港戶政事務所。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一乙茶莊前身是油條販子丁仔作買賣的場所。

    ¨          便民當舖前身是由顏姓布商所整建的東春布莊。

     


      東港古傳說
       

      金茄藤、銀放索

      傳聞清乾隆時期末葉,儲君嘉慶駕遊台灣,乘船經東港海域時,由海面觀見左前方港岸一片金黃色,右前方則一片銀色,嘉慶君見此景象甚感驚訝,於是請教旁人,為何?

      而旁人解釋說:「左前方為茄藤港,因岸旁長滿紅茄藤樹,因夕陽照耀而呈現金黃色。而右前方為放索港,因水中生長一種叫銀定的植物,當陽光照射到則成一片銀白色」;嘉慶聞後興口稱讚之;為「金茄藤,銀放索」,並諭封茄藤港為金茄萣港。

       

      金扁擔

      相傳明末時期太監府附近有株大榕樹,在榕樹的兩側,各長一支類似扁擔的樹枝,每當入夜此兩根樹枝頂端則發出光芒,本地漁船則作為航海的標地,大家都稱呼為「金扁擔」。

      後鄭成功率軍攻克赤崁樓,驅逐荷蘭人,而居住本地的荷蘭人在臨走前,將大榕樹砍伐破壞,金扁擔從此失去光芒。

       

      金涼椅

      相傳昔日的海坪莊(興農里),位於東港溪離岸約一百公尺處(今之魚塭地區),在莊內有株大榕樹,而大榕樹頂端的枝葉生長茂盛,從遠處觀就似一張涼椅,尤其在黃昏時則呈現金黄色,故稱之「金涼椅」。

      而每到黃昏時,部份莊民都可見到灶文公坐在金凉椅上(海坪莊之角頭廟是九龍宮,主九天司命真君);某年,有位不知情的居民,拿斧頭將大榕樹砍掉,因而破壞海坪莊的地理靈氣,某月因豪雨山洪爆發,將海坪莊及東港溪沿岸村莊之居民的家園沖毀大半,居民因而被迫向內地遷移,選擇現今的地點重建家園。